•   用户名: 密码:  

     
    金世运-韩国天台宗的爱国佛教思想

     发布时间:2018-7-21 浏览次数:258



    韩国天台宗的爱国佛教思想

    大韩佛教天台宗教育部长 金世运

    论文提要:天台佛教护国的性格,韩国佛教的护国传统,上月大祖师的爱国佛教思想。
     
    一、 绪言

    韩国天台宗立足于法华,天台教义以观音信仰为中心展开,却因朝鲜朝的抑佛政策失去了其宗名,于540年后的1966年8月30日宣告结束。如果说是由高丽大觉国师义天(1055~1101)始创的天台宗,可以说已经意味着终结,但是考虑到500多年的延续时间与为建设暂新的佛教而提出来的三大指标,这也许就是一个新的开始。在上月圆觉大祖师(1911~1974)提出的三大指标中,爱国佛教思想包含了法华•佛教思想并与天台智顗提出的护国思想一脉相承。

    韩国佛教的护国思想始于新罗时期,经高丽时期的发展,一直延续到朝鲜朝时期。 韩国佛教的护国思想不仅仅是单纯的护国,而是与具体实践相结合。举个例子的话,给新罗时期的花郎道提出了名为“世俗五戒”的戒法,极具独创性。到了高丽时期,又以依靠佛力的护国制作了大藏经的经板,朝鲜时期竟然由出家人作为义僧兵去护国。
    本论文主要概括法华•天台思想中护国佛教的性质与韩国佛教护国的特性,并阐明振兴了韩国天台宗的伟人上月大祖师提出的爱国佛教思想的内容与其实践方案。

    二、 天台佛教护国的性质

    1. 佛教经典中的佛国土与护国
    “佛国土”与“护国”这两个词汇在佛教经典里随处可见,但并非意味着某一特定的国家或者国土。而是在说众生所依赖并生存的、以及捍卫国家的和平并在其中寻求真理的那片国土。详细内容请参考“仁王护国般若波罗密多经”之“ 护国品”。

     我将为众生设定法律,如国土凌乱,必将遭受灾难与小偷的破坏,所有王需牢记般若波罗密多…

    在这里可以得知世间的所有君王只要背熟了般若波罗密多,就可以捍卫国家。王室护法,自然可以护国,因此法与国需要同时守护。
    “金光明经”里也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 。捍卫国家的时机并非只是在战乱时期,而是有灾害、传染病等众生处于逆境的时候。“护国”这一词的解释不只是单纯的预防战乱,而是保护所有处于国难的众生。因而,一般佛教经典中的守护国土、护国的概念都与护法同时进行,终究还是包含着佛国土建设的内容。

    2. 法华、天台思想的护国
    与其它经典一样,从“法华经”里也可看出护法与护国的概念的统一。“提婆达多品”中说到:
    我们将在如来涅盘后周游四海,让众生抄写经文,熟记内容,解释其义,与护法一样加以守护。一切都是菩萨之恩,世尊若在他乡,但求予以关注与保护 。

    这里不但强调了经典的受持读诵,同时也包含了“法华经”的存在以及与法并行的希望保护众生生活着的国土内容,即经典的流传与法的实践就是保护国家的途径。“劝持品”记载着一种誓愿就是说要把“法华经”发扬光大 。流传“法华经”的目的在于救济众生,保护国土和众生。因而就像“仁王经”一样,虽说护国的色彩并不浓,但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护法与护国的关联性。
    除这一基本立场之外,天台实相的原理还揭示着理想的国家观。三关三帝思想、相即原理、护具互融的原理相互联系,指出邻居、国家甚至宇宙都与个人相连,都是一个统一体。我与他人或我与社会是一体,爱我的同时也需赐予国土同样的慈悲。所有众生和宇宙都与我同为一体的护具互融和相即视为众生爱的出发点,也具体表现了基于“法华经”思想的諸法实相。因而,法华、天台思想在坚持护国就是护法的基本立场的同时,超出国家范畴,把宇宙整体视为自己,从泛人类的高度论述了护国思想。

    3.天台智顗的护国佛教
    天台智顗的天台教学依据“法华经”,结合中国的思辨而诞生。成就天台教学的智顗出家的直接原因的梁国(母国)的灭亡和父母的离世,并且还遭受了第二次的亡国——随灭亡了他第二故乡陈(589年)。但是,这种经验反而更加坚定了他救济人类的信念。先为興顯三世佛法、次爲擁護大隋國土、下爲法界一切衆生的“国清百录” 的主旨是包括佛法的存在于世间的万物都要和平与安定。
    为此,为政者需持有的素质也有详细的记载。“王秉國法兼匡佛敎,有罪者治之,無罪者敬之,起平等不可思議心,則功德無量。 ”也就是说,把国法的基本视为佛法去统治国家的话,王者个人的功德会无量,并且会因国王的平等心与慈悲心实现国家安康。
    在智顗的遗言中也能看出他基于佛法,祈愿国家之平安,探索方法的身影。“生來所以周章者,皆爲佛法爲國土爲衆生……命盡之後,若有神力,誓當影護王之土境 。”智顗的这种护法、护国的思想以亡国的经验为背景,发展成为救济众生的信念。
    智顗发现国家租税的不合理,上交过请求改进的上疏文 ,并在其中详细地指出具体的事项,使为政者深切体会到百姓的难处。而且作为思想依据,把宇宙万物表现为三千世间,即分为五阴世间(构成因素)、众生世间(生命体)、器世间(环境)等三世间。三世间意味着实现国土安康,也是爱国的出发点,并发展为与佛国土的建设。

    三、 韩国佛教的护国传统

    1、 新罗的佛缘国土论与百高座会
    新罗在统一三国期间和之后,为了国家繁荣,相当爱护佛教,并把佛教视为激起守护国家之信念的精神动力。统一之前,佛教通过黄龙寺丈六像确立了佛教佛缘国土论 ,圆光(541~630)则通过世俗五戒确立的花郎道精神,同时在黄龙寺举行仁王百高座法会,想要解决外交等国家的难题。此外慈藏(590~658)也通过搭建黄龙寺9层塔表明了要守护国家的决心,并在塔完工后举行八关会安定和团结了民心,表现出护国的根本理念。
    举行百高座法会是为克服干旱等自然灾害,或祈愿国王的健康,祈求国家与国民的安宁,因此,可以得知“仁王经”所说的佛教之“护国”并不是直接参战,而是只要王室和国民皈依佛教三宝,遵守戒律的话,国家会因佛、菩萨的加被力而被守护。也就是说为了国家、王室、百姓的安宁遵从菩萨的教诲,并予以实践的行为就是百高座法会。此外,明朗还在“灌顶经”的基础上结合了“金光明经”的四天王护国思想和大乘的瑜伽行,举行了护国仪式。新罗在统一三国之前就呈现出佛教与国家共同发展的国家观。

    2. 高丽的大藏经刻板
     高丽开国与佛教有着极其密切的联系。统一后三国的太祖对佛教的态度与信念更扩大了已存的国家与佛教的联系,使其具有了国家佛教的性质。高丽王朝世世代代都进行了国家佛事活动。通过举行法会,法席,道场,大会,齋等守护国家,同时祈求了祈福,护国,镇兵,治疫,忏悔,祈雨等。而且在国家面临灾难时,佛教做了很大的努力去克服。
    举个例子,作为国家佛教事业的大藏经刻板工程的启动动机在于击退外族侵略。经40多年共刻板了1106部,5048卷的藏经,并供奉在八公山符仁寺,成为了镇护国家的标志。但是在高忠18年(1231)因国难烧为灰烬。之后又为抵御蒙古的入侵在临时首府江华道设置了大藏都监再次着手刻板大藏经。而这样的大藏经雕版能够问世,是因为有想要依靠佛力克服国难的信念。这时被刻出来的经板就是现存于海印寺的高丽大藏经。可以说刻板是为了护国,也是履行护国佛教的结果。

    3. 朝鲜的义僧活动
    朝鲜时期与高丽不同,国民崇尚儒教,佛教被排斥甚至压迫。因此,佛教教坛必须忍受弘法停滞不前的现实。但是不论国家如何镇压,佛教的护国活动从未中断过。在万历朝鲜之役(壬辰倭乱)、丙子胡乱中义僧军表现得极其英勇。宣祖25年(1592年)壬辰4月遭到了日本大军的侵略,朝鲜国土在几个月之内就被倭军占领。此时,公州甲寺清莲庵里的骑虚堂灵圭带领义僧兵,展开了夺回清州城等的救国活动,最后在锦山城殉国。灵圭的师父休静西山大师也向全国僧侣发出檄文,号召所有佛教人士一起赶走外寇。于是义僧兵与明军会合,收复了平壤城。
    四溟惟政(1544-1610)是西山的弟子,逃出金刚山一带的他,接到师父的檄文后,作为救国的义僧都大将南下一同扫荡外寇立下了大功。战乱之后,四溟大師在解决战后问题的同时成功地救回被捕同胞。这是作为国家管理者的儒臣们也不敢做的事。
    从义僧军的这些活动不难看出虽然因朝鲜时代崇儒排佛的政策而受压迫,但佛教一心向着国家与百姓。这也是从新罗-高丽时期一直延续着的“护国就是护法,护法就是护国”的护佛护国的佛教观表现。

    四、 上月大祖师的爱国佛教思想

    1、 护法与护国
    韩国佛教对于韩国的思想,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习俗等都有深远的影响,尤其高句丽,百济,新罗三国都试图要建立佛教理想国家。护国这一概念除了从外部的入侵保护国家的基本概念之外,还包含稳定政治和经济,发展并保护文化的内涵。而且要实现包含一揽子内涵的护国,需要全体国民自觉认同共同生命体、共同运命体,有必要确立公利、公福、共存、共荣的国家观和生活观。
    上月圆觉大祖师在教示文中说到“恢复即将失去的人性,重建崩溃的道义,净化浑浊的社会之恶” 。这是人类自觉到本身就是是缘起的存在,致力于有道德的生活才是爱国的表现,从而若说佛法彻底的施行护法,那么依照这一法律的积极生活则会成为护国。

    2、 爱国佛教的理念
    上月大祖师的爱国佛教基本上继承印度和中国的护国佛教传统的同时具有现实意义,可谓性质独特。大祖师经历了日本帝国主义的殖民地时代,在解放后又目睹了残酷的理念隔阂,尤其亲历了朝鲜战争(1950~1953)的国家之惨剧。看着在接踵而至的苦难中挣扎的众生,他立志要建立一个佛国土来拯救众生脱离贫困与疾病。
    为了实现其志愿,大祖师决定通过一心清净、观音咒诵来引导一心使其清净,并以一心清净净化众生的心灵,开拓国家与社会安康的道路。对于大祖师来说,护民与护法还有护国是同样的存在,没有护民和护法,护国将毫无意义。他经历过充满苦难时代,因而他提倡护国济众、护国安民的护国,这具体表现为所谓的爱国佛教。
    上月大祖师的爱国佛教理念打破了护国与护法的传统的普遍观念,这种理念是包含护国和救国、护法和护民(救济众生)的广义概念。就爱国的实践来说,他认为所谓爱国行为就是报效于国家社会,照顾并帮助贫穷和处于疾病的邻居,做公益与维持社会秩序的榜样。
    因而,大祖师提出的爱国佛教的理念并不是狭义的爱国,是要通过实现个人-社会-国家的有机结合,建立理想的佛国土。

    五、结论

    佛教历史上的佛法和王法、护法和护国的问题的解决并非一直都很顺利。偶尔佛法和王法相对立,因此佛法也碰过壁。这种现象在韩国佛教史上也不是例外。新罗、高丽时期佛教与国家相处得很和谐,但是朝鲜时期却因抑佛政策,佛教经历了艰难时期。
    但是作为中兴韩国佛教天台宗的鼻祖,上月大祖师提倡爱国佛教,认为爱国佛教是宗坛的三大指标之一。如上所述,上月大祖师的爱国佛教思想可以概括为以下几点。
    1. 佛教与国家不是对立的,因此护国与护法并不相互矛盾。
    2. 可以通过虔诚的佛教修行实现护国。
    3. 修行方法有很多种,但以一心清净的观音呪誦为中心。
    4. 护国与护法的同时必须要护民即要救济众生。
    5. 护国的具体方法是心清净,知恩报恩于国家社会,对于贫者病者加以关怀,做公益与维持社会秩序的榜样。
       由此可见,大祖师的爱国佛教思想的理论根据是佛法即王法的理论。既有国才有佛,佛教要想存在,国家必须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