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户名: 密码:  

     
    据说玄奘也去过 印度阿旃陀石窟

     发布时间:2016-4-27 浏览次数:447


       大约200年前,马德拉斯军团的一队英国士兵进入深山中猎虎时闯入印度中部奥兰加巴德北部湮没已久的阿旃陀石窟群。一位军官在某支提窟(第10窟)的石柱上留下了到此一游的题记:“约翰史密斯,第二十八骑兵队,1819年4月28日。”
     
        阿旃陀第10窟建于公元前1世纪,石窟的形制和外观基本模仿当时的地面木结构建筑。
     
    第10窟外壁的龛像,为公元5世纪末期添凿。
        今天看来,这个英国人颇有些鉴赏力。因为阿旃陀第10窟虽然规模不大、朴实无华,却是全部29座石窟中年代最古的一座。它和相邻的9、12和13窟都开凿于公元前1世纪到公元2世纪之间。当时,佛教大兴,中印度的德干高原上掀起了开凿石窟寺的热潮。英国人没有料到的是,这个偶然发现居然改写了印度乃至全世界的古代艺术史。
     
    第1窟龛门右侧的观音菩萨像,是阿旃陀壁画的代表作。
     
    第10窟窟内廊柱之上的说法图。
        从公元2世纪下半叶开始,在中印度,佛教的发展陷入低潮。直到公元460年,诃梨西那(Harisena)成为伐卡陀迦(Vakataka)王朝的统治者,情况才发生改变。作为古印度最伟大的帝王之一,诃梨西那统一了中印度。作为虔敬的佛教徒,他推动了佛教的再兴。很快,空寂已久的山谷中又响起斧凿之声。
     
    第16窟内景。
     
    第2窟主龛。
     
        第4窟的主龛外雕刻了六尊立佛,反映了当时日渐兴起的七佛信仰。
        462年,诃梨西那在阿旃陀开窟造像,今天最为华美的第1窟就是他的功德。随后,大臣、高僧和土邦的君主们纷纷效仿。和早期民间开凿的四座石窟不同,新开的窟寺都是皇家和权贵们的营建,其规模和等级和老窟有着天壤之别。其时,北方的笈多王朝已经江河日下,而盛极一时的伐卡陀迦王朝却将庞大的国家财力投入到热忱的石窟营建之中。由此,笈多王朝所开启的印度艺术的黄金时代被推至了巅峰。
     
        第11窟主龛内的释迦说法像,其最初的设计是一座佛塔,中途改为营造佛像。这表明,在中印度,崇拜佛像的风气是从5世纪后半叶开始的。
     
    第11窟内景。
        可惜,成败兴衰悬于一人,转变只发生在一夕之间。477年,诃梨西那离世,强大的王朝瞬间风崩离析。翌年,战争又起,石窟的开凿已难以为继。480年的年末,不知因何原因,阿旃陀本地的僧侣和信众突然全数逃离。今天,石窟留下的许多证据都表明,工程是突然停止的。所以,除了少数几座洞窟大致完成,其余都是没有完工的半成品。即便如此,这个未及完成的艺术杰作,也已足够的惊世骇俗了。
     
    第1窟窟顶天花上描绘的化生童子。
     
        第19窟是一座支提窟,虽然延续了佛塔崇拜的传统,但塔的正面开佛龛,侧面出现胁侍菩萨,体现了大乘佛教的信仰。
        在国内学界曾有一个普遍的说法,《大唐西域记》中的摩诃剌侘国东境的阿折罗伽蓝和石窟就是今天的阿旃陀(见季羡林《大唐西域记校注》)。三藏法师记述说,“国东境有大山,叠岭连嶂,重峦绝巘。爰有伽蓝,基于幽谷,高堂邃宇,疏崖枕峰,重阁层台,背岩面壑,阿折罗〔唐言所行。〕阿罗汉所建。……伽蓝大精舍高百余尺,中有石佛像,高七十余尺,上有石盖七重,虚悬无缀,盖间相去各三尺余。闻诸先志曰:斯乃罗汉愿力之所持也。或曰神通之力,或曰药术之功。考厥实录,未详其致。精舍四周雕镂石壁,作如来在昔修菩萨行诸因地事。证圣果之祯祥,入寂灭之灵运,巨细无遗,备尽镌镂。伽蓝门外南北左右,各一石象。闻之土俗曰:此象时大声吼,地为震动。昔陈那菩萨多止此伽蓝。”《大唐西域记卷十一二十三国》有学者据此推测,书中之伽蓝即今日阿旃陀的第26窟。
     
    第26窟是一座塔堂窟,由高僧Buddhabhadra主持开凿。
     
        第19窟窟门左侧的浮雕《罗睺罗授记》,和右侧图像相似的《儒童本生》相对。
        但玄奘真的去过阿旃陀吗?据我们的观察,《大唐西域记》中所记载的阿折罗大伽蓝和阿旃陀的现状相去甚远。首先,阿旃陀的所有石窟(包括第26窟)内部并无大像;而且,只第16窟兼有精舍窟及窟外石象这两个要素,但窟内四壁绘以壁画,并无雕镂。目前,越来越多的学者分析认为,阿旃陀石窟内并没有480年以后继续开凿和修缮的痕迹。也就是说,石窟被彻底地废弃和遗忘了。如果此说可信,那么,玄奘法师于公元637年的那次游历是不可能访问过阿旃陀的。
     
        第6窟是唯一的双层窟,这是上层禅室中的造像,据说是478年皇家工匠撤离后不久,由民间工匠添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