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户名: 密码:  

     
    人生留白 才可以走的更远

     发布时间:2020/5/12 浏览次数:278


    留白,又称“余玉”,原是中国画中一个重要的艺术表现手法。大致可理解为预留空白,但留白不空,留白不白,不能将它全等同于空白。


    所谓“无画处皆成妙境”、“行得之于形外”。

     


    太极八卦中的黑白鱼样图式,解读着世间万物生发变化、循环往复、无穷无尽。国画中的黑为墨,白为纸,二者为色之极端,墨可分五色,白有无尽意。

    正如宗白华所言:“中国画最重空白处。空白处并非真空,乃灵气往来生命流动之处。且空而后能简,简而练,则理趣横溢,而脱略形迹。然此境不易到也,必画家人格高尚,秉性坚贞,不以世俗利害营于胸中,不以时代好尚惑其心志:乃能沉潜深入万物核心,得其理趣,胸怀洒落,庄子所谓能与天地精神往来者,乃能随手拈来都成妙谛。”

    画面上适当的留白,使画面不阻塞、不凝滞,仿佛天地间之灵气自由往来其中,充溢着画家无尽的空灵的风神气韵,以及广阔无垠的宇宙空间感。同时,产生所谓的“韵外之致”“、境外之情”,使观者生出无尽的遐思妙想。

     

    如老子就主张“有无相生”“虚而不屈,动而愈出”,有无相互映衬,虚实相互结合,才能真正产生“超乎其外,得乎其中”的意境美。
    缺落之处,知觉使其完形。
    不确定,不明晰,故而闪烁恍惚。
    恰如老子所说:“恍兮惚兮,其中有象。”

    不是只有复杂才能代表艺术,不是所有极致都来自于奢华。留白之美,大抵如此。对于玉雕艺术来说,留白同样可以是作品更加魅力无穷。

     

    如果玉雕的整个布局都满满当当,断然没有美感可言。
    “白”即“无”,玉雕中的这种语言就是遐想的生境。“无”含“无为”之意,在画面中起到“无为而无不为”的效果。
    玉雕艺术中渗韵与妙造的留白,让“无中生有”达到了一个智性的高度。

    其实,人生也是一样,留白,才可以走的更远。
    我们的生活节奏在变得越来越快,不敢停下脚步。拼搏固然无错,但节奏掌握不好,往往得不偿失。周边不乏年纪不大,被查出不治之症的人,只能哀叹。其实,结局早已写好,年轻时拿命换钱的人,往往年老时拿钱换命,还不见得能换回来。

    这一辈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有人说,我重质,不重量,没有质量,一辈子再长,又有什么意义?苟且的活着,猥琐的活着,也毫无意义。但什么是生命的质量?我们一出生就是一场必然要奔向死亡的旅行,急匆匆赶路的同时,不抬头看看路旁的风景么?不抬眼看看与你牵手同行的旅伴么?

    正因为什么都带不走,所有你看到的、体验到的,都是赚到的。正因为时间不可逆转,所以更不可以悲观,要专注于每一个当下。

     
     
    不如放慢脚步,给自己留一片“空白”。
    现在的日子很快,如同按了快进键,不知不觉又是一天,没错,你拼搏的姿态很美,但别忘了回家卸下防备。控制住走着走着就快了的脚步,你才不是只耽于行路本身。

    激流勇进的刺激过后,是渐缓的水中荡漾。什么都不做,不要有负罪感,首先得意识到,给自己留一片“空白”之于生命有多么重要。
      

     
    满则溢,盈则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