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户名: 密码:  

     
    虔诚的佛教徒曹德旺

     发布时间:2018-5-11 浏览次数:373


    曹德旺
    ▲ 腾讯财经《财约你》独家专访曹德旺
    放眼中国商界,鲜有企业家如佛教徒曹德旺一样,如此虔诚地将信仰价值观融入企业经营与个人修行之中。
    作为中国制造领域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今天身家超过125亿的曹德旺,捐出去的钱也基本相当于这个数,而他坦言自己只把这些财富当作身上多余的赘肉和修行自律的根本。
    “上天给你的财富自有定数。钱对你们来说是钱,对我来说我是在减肥,是在消除赘肉。”
    在曹德旺硕大的办公室里,最醒目的位置摆放着一本巨大的《金刚经》(他被称为中国首善,累积捐款近百亿,却说[施恩图报非君子,只会带走金刚经])。
    另一本同样大小的《金刚经》,放在他几年前花7000万元购置的豪宅门厅中央,每天进出得见。
     

    过去一年的媒体喧嚣并未扰乱这位汽车玻璃大王的步伐。
    参佛、修行、捐赠、布施、全球建厂,每一步都走得有条不紊。偶尔,曹德旺也会回应舆论关于“跑路”、“海外投资”话题,但每每说真话换来的是再一轮的误解,他也只是一笑置之,称“给他们一个开心的理由,有何不可呢?”
    即便最近再因对媒体直言看空房市,建议大家“尽快卖掉多余的房子”而被热炒,他也从未想过做站在风口浪尖上的网红企业家,一如其自谦:“我没什么本事,就是死心塌地做制造业”。
    很少有一位中国企业家比曹德旺拥有更加虔诚的信仰价值观并彻底践行。经商四十载,他全部的兴趣集中在两件事上:出则带领福耀进击厮杀,入则放下执念修心参佛。
    作为中国制造领域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他在传授行商经验时,也只给出了跟日本稻盛和夫完全一致的四个字:“敬天爱人”。
    一路带领福耀从一个乡镇小厂成为全球化的中国制造企业,如今曹德旺犹如得到“佛报”。而财富对他而言,更大的意义是养活着上下游十多万人,并让企业延续下去。
    至今年逾70岁,曹德旺仍然保持旺盛的精力,每天6点起床,一天工作数十小时,假日不休。
    怀揣定力,践行企业家责任
    在2017年11月,曹德旺接受《中外管理》专访时,他更大的乐趣是谈佛道。对视佛教为灵魂的曹德旺而言,与做企业的大道相比,“术”已不那么重要,他更看重智慧!智慧就是法、是规律,也是理解万物的基础。

    《中外管理》:您从少时就笃信佛教。我们知道日本的经营之圣稻盛和夫也是虔诚的佛教徒,信佛究竟对于做企业有怎样的帮助?
    曹德旺:帮助很大。因为佛教的精神核心就是要求企业家研究“我”与社会管理的问题。
    企业家怎样才能够得到社会尊重?就是你先尊重社会。因此自律、自强、自尊、自爱的精神对于企业的发展有很大帮助。你要想做大做强,必须做到自尊、自爱、自律、自强。
    《中外管理》:我们都知道盈利是企业家的一种责任,但是能够做到获得尊重、对社会有贡献这种境界是很难的。身为优秀的企业家,您怎么理解企业家的责任?

    曹德旺:盈利是第二位的。对于企业家的责任,我还是那几句话:首先你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的首要责任是国家因为有你而强大,社会因为有你而进步,人民因为有你而富足。
    现在我们经常讲到丰田汽车的丰田章男先生,如果没有当初老丰田、老一代企业家把汽车技术、产业做到这样,后代能得到什么?
    但是丰田为整个社会,为人类带来多大的方便、贡献?这才是最重要的。我们真正应该尊敬的是这些曾经为社会做过贡献的企业家。
    《中外管理》:对于福耀而言,又将什么视为自己的责任?
    曹德旺:因为汽车需要玻璃。中国是大国,必须有一个企业有这个担当,我来帮你做,福耀就是怀揣这样的责任,给汽车企业做玻璃。
    《中外管理》:福耀30多年前就进入制造业,亲历了制造业的演变发展,您觉得我们在哪些方面应该向国外的制造业企业取长补短?
    曹德旺:我们最缺的是一种精神。中国人应该放下心来,定下心来。日本人的典型特征是工匠精神,做事情很认真,德国人也很敬业,美国现在也开始讲恢复制造业大国地位。
    我们更应该放下心来,虚心地向世界发达国家学习他们高度敬业负责的精神,我认为需要做这个事情。
    做慈善对我是减肥削赘肉
    《中外管理》:媒体评价您是持戒行商,其实做企业也是一种修行,您怎么理解这个修行过程?
    曹德旺:修行的目的是什么?是把自己做人的标准炼出来,修行体现在做人。
    那怎么修呢?把刀扎到肚子里,这边太肥了割掉一点点,那边有多余的赘肉也要割掉一点点。我捐了很多钱,加起来有110多亿,已经花掉30多亿,我有气魄做这件事。
    钱对你们来说是钱,对我来说我是在减肥,是在消除赘肉。
    《中外管理》:做慈善对您最大的意义是什么?
    曹德旺:慈善的目的就是学会做人,把自己修得自尊、自重、自爱、自律。中国的三教,道教研究人与自然的和谐,儒家研究的是人与治人,佛家研究的就是我与社会,倡导灭掉“我”,这与儒家的克己复礼有些相通。
    智慧是没有规矩的,它就是法
    《中外管理》:作为虔诚的佛教徒,您如何在佛家思维和商业思维中找到平衡?
    曹德旺:它们有相通之处。企业家的事业是风险事业,要规避风险的时候,就像你开车一样,看到300米以外有一个大岩石在滚,你要判断它是往哪个方向滚,考虑是否要过去。你如果只看着眼前,开到跟前了才发现它过来,那你就完了。未雨绸缪就是这样来的,要通过现象来判断走向,佛家也提倡这个东西。
    所以我们在修行过程中,要学会通过现象来判断问题。比如儒家《易经》提倡的象数化,这个现象有多少数量?实际上就是现代MBA课程的管理统计学。
    我们弄清楚了,用现象判断问题的走向,了解事情这样发生,带来的结果是什么?会起到怎样的连锁反应?如果未雨绸缪,走在它前面,你就不会死。
    《中外管理》:能够敏锐判断未来,这种做企业的智慧如何修得?
    曹德旺:智慧跟知识不一样,知识可以从书本上学,而智慧是没有规矩的,它就是法。
    佛家倡导“法无本尊,观法无我”。
    第一层解释:我是一切危害社会的根源,坏的事情都是我心在作怪,有我才发生这个事情,如果天下没有我就不会发生这个事情。
    第二层解释:法无本尊,任何办法没有起源的地方,法是因缘而生,因为发生了这个事情,才想用法律、办法来解决。缘尽法灭,这个事情解决了,法就没有用了,没有基础了。法,一切都是为了治理针对某项东西而来的。
    这同样可以用在做企业上。任何思想都有它的时效性。时代变了、形势变了,人的思想也在变,你再故步自封、守株待兔肯定不可行。
    全球化是所有企业的终极目标
    《中外管理》:福耀全球化、走出去也是“主动出击”吗?
    曹德旺:全球化是所有企业的终极目标。企业不断壮大以后,必须国际化,才体现出它的终极目标,只有它的价值实现了,才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事业。
    所以,有些人说的:一走出去就说“某某人跑了”,是非常狭隘的。
    《中外管理》:就像当年中国盛唐时的丝绸之路,只有自信、开放才能走出去?
    曹德旺:自信是一种素质,是一种修养。企业家培养自信,一要学会敬天,二要学会爱人。你能够做到这些肯定会有自信。第三你有一种自强不息的精神,再加上一个非常高的境界——追求报国为民的理念。
    《中外管理》:2017年,媒体大幅渲染福耀在美国遭遇的文化冲突和劳资矛盾,面对各种争议,您保持淡定的勇气来自哪里?
    曹德旺:来自自信,因为我没有做对国家对人民不利的事情,我就会很淡定。
    《中外管理》:现在回过头来看,您觉得福耀的海外战略算成功吗?
    曹德旺:现在还不能够算,但是我感到自豪,因为我的产品长期得到美国用户的认知和认同,我有能够生产出他们认同的产品的技术,我有底气去美国投资。
    《中外管理》:西方人信仰基督教,您在美国建厂,一开始会有不适感吗?
    曹德旺:没有。真正开明的人知道,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有他的短处肯定也有他的长处,如果都是短处怎么生存下来呢?
    你应该虚心地去研究他长处在哪里,短处在哪里,什么东西可以用,什么东西不可以用。这就是开放,以一种包容的心态来接受世界万物。
    走出去,你要发自内心尊重他
    《中外管理》:您是真正以一种开放的胸怀走出去,到美国、德国、俄罗斯,去迎接不同的文化,这些地方给您带来的收获又是什么?
    曹德旺:我有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不管什么东西我都觉得好吃,因此很适应。这就是包容的好处。因为你起心动念,你的心接受了它,当然你的行为也就接受了。本地化,你要发自内心去尊重他。而不应该让自己跟人家对立。
    《中外管理》:在俄亥俄州的工厂,福耀也雇佣了很多美国工人,对您来讲管理美国工人和中国工人有什么不一样?
    曹德旺:文化上不一样,第一,你跟他们讲话的时候要注意的就是,承诺必须兑现,而你也不要轻易承诺;第二,讲话就是讲话,不要有推推搡搡、握手、勾肩搭背等行为接触,这样他认为你不稳重,不够尊重他。
    《中外管理》:媒体对于福耀的报道,反映出美国工人和中国工人文化理念有很大差异,比如美国工人很难接受加班,看起来也没有中国工人勤奋。这会影响当地工厂的生产效率吗?
    曹德旺:我认为看你怎么处理。美国工人有美国工人的优点,中国工人有中国工人的优点。
    有的中国工人做事情不够认真,没有美国工人较劲。你把工作交给美国人做的时候,这个动作教会了,他只懂得这样做,很负责、很较真儿,这是我们跟他们比不了的。
    中国工人做不完的,可以加班做,但美国人不会给你干。但是真正培训他会了以后,美国人做事情快,他不会想办法偷懒。中国工人有的时候会自作聪明。
    还是那句话: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有他的长处,肯定也有他的短处。
    《中外管理》:您在全球办厂用了大量多元化的跨国人才,您对跨文化人才的使用有什么经验?
    曹德旺:人力资源,实际上这些在我们中国的古老文化中有很多可以学。
    《大学》里就开始讲“以人为本”了——“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读书来干什么?是让他懂道理。懂了道理又怎么样?会懂得“至善亲民”,它用的是“民”,不单单是某个人,泛指天下所有人,“以人为本”就是从那一篇开始,包含了所有与人相处之道。
    中国文化里,李白《琵琶行》里有一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这是我用人的政策。
    你要以结因缘维护跟他的关系,你要关注他的发展,关心他的利益和他的前途,这就是我的用人之道。
    上天给你的财富自有定数
    《中外管理》:据说您几年前花7000万给自己盖了座豪宅,住进去了却在纠结“佛祖是在菩提树下修行的”,现在还纠结这个问题吗?
    曹德旺:现在不纠结了。但是我认为,我们应该自律。如果不限制自己,你把上天给你的财富指标用完了,你也就完了。
    我认为冥冥之中有人在给我们定调,你这辈子吃多少斤猪肉,吃多少斤大米是有定数的。
     
    《中外管理》:现在财富对您来讲意味着什么呢?
    曹德旺:财富不是你一个人的,财富只是满足你精神上的需要而已。我现在精神上也不需要它来安慰我。我更高的兴趣是做成每一件事情,而且做出真正社会认同的、需要的产品。
    《中外管理》:您说福耀要做百年企业,您觉得现在30岁的福耀可以传承下去的是什么?
    曹德旺:真正的实业企业,最终的传承是制度、文化。你不要讲财富传承,财富会引起争夺的混乱,陷入财富的争夺混乱里,企业就倒塌了。
    《中外管理》:您最希望把什么东西传承下去?
    曹德旺:福耀要由谁来继承?我认为应该传贤不传后。他真正有能力,有这个胸怀境界担当起报国为民的责任。所以要真正传给有担当能力的人。
     
    曹德旺个人语录:
    1.“我必须保持优秀,否则会造成羞耻,不仅给评委们,而且会给整个中国。”
    2009年5月30日,在摩洛哥蒙特卡洛举行的颁奖大典上,曹德旺力挫群雄,从来自世界43个国家10000多名企业家中脱颖而出,荣获有着企业界奥斯卡之称的“安永全球企业家奖”,这也是该奖项设立23年以来,首位华人企业家获此殊荣。 而曹德旺在颁奖典礼的这句获奖感言,同样令全世界动容。
    2.我告诉我的员工和子女,人生的每一天的每一分钟的每一件事,都是你在盖历史大厦的每一块砖。某一段砖用坏了,做了坏事,你盖很高的时候,高处不胜寒,压力一大,那个地方经不起推敲,大厦就这样摧毁了。
    3.我有今天的成就,不是因为我伟大,而在于我背后有无数普通人默默无闻的努力和贡献。
    4.我有今天的事业,离不开政府的政策和社会各界的帮助,我欠社会的太多。
    人要有良心,我对社会始终抱着感恩的心态,我是通过自己的力量来帮助社会。
    这么多年来,我就盖了两座房子用了一点钱,我赚了钱大多数都捐给了中国。这些年的捐款,无论是以我个人名义还是以福耀名义,都是我曹德旺个人的钱,从来没有动用福耀集团一分钱。
    5.我捐款是没有条件的。不像有些人捐款,是要拿一块地、一个项目来换。
    6.我是从最底层上来的,这是我一生最大的财富。我最困难时,一天才赚2分钱。我结婚那天,才第一次穿上鞋,袜子还是我哥的。一包七分钱的香烟都买不起。
    7.我没有什么朋友。政界和企业界、经济学界的,我不跟他们玩,没什么意思。
    处理政商关系,不能随大流,要给那些官员树立原则。我的无上秘笈是“不贪”,佛家持戒,第一就是要戒贪。
    无欲则刚,只要做到不贪,什么都容易,心里会达到很静的境界,还可以笑笑他们,你们也太过分了吧。
    因为我很直,以前得罪过好多官员。我如果犯规,会死得很惨,所以我看见谁都怕,做事很谨慎。我把自己置于全社会监督之下,尊重各种法律法规以及风俗习惯。因此我就不会犯规。我没丢下什么把柄,所以你也没什么好捡的。
    (在刀刃上平安行走30年),我也很佩服我自己。所以我就知道我是怎么个死法。“就是病死老死的呗。”
    8.我可以很自豪的说,在经营上,我是一流的高手。没有几个人做企业能和我比。
    福耀自从挂牌以来,(企业经营管理)我是中国前十名最好的公司之一。
    各位有没有听说过民营企业接受财政部的审计,我们接受了,审完以后给我一个结论,说在整个企业管理里面,中国很少有这样的。
    9.我是企业家,不是富豪。
    福耀在海外很有名。我到国外出访,外国人都很尊重我,他们认为你很不容易,了不起,二十年时间就超过外国同行百年企业。你看,人家多尊重企业家。
    10.我一直认为,企业家的责任有三条:国家因为有你而强大,社会因为有你而进步,人民因为有你而富足。做到这三点,才能无愧于企业家的称号。
    做为企业家,在准备创大业时,一定要记住,做小事情靠技巧,大事靠眼光和人格魅力。
    11.早在2007年,我就准确预测到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其时在内刊上写了《一叶知秋》,提醒福耀人做好越冬准备。
    如果对全球经济没有敏锐的洞察力,就不能管战略。
    12.我有勇气,有智慧;我的前瞻性很强;对待别人,我很仁慈;我敢于承担责任,任何事情我都敢担当;我的皮比较厚,人家讲我好讲我坏,我都表示感谢。只要记得世上还有一个曹德旺,我就心满意足了。
    13.真正碰到问题了,利益集团必须站出来,削弱你的利益。你身体好,体质好,你不自断手臂谁断?
    我想成立这个基金会不是为了在历史上留下什么个人印记,我是希望起到推动这些富豪慷慨解囊,引起政府的重视。我开门把这个东西送给你,你也得把手伸过来接回去啊。
    14.佛说,财施犹轻,法施最重。像我这样的捐款,只是有钱人做该做的事情,功德最小。积德要“无相布施”,就是不要宣传,你才会积一点阴德。咣咣地曝光,我那一点点福德都没有地方拿了。你还以为是好事啊?
    15.貔貅没有屁股,是只进不出的,很小气。我特意挖了个大屁股,做吉祥物来说的话有进有出。财富如果不漏的话不撑死掉你,应该要漏。
    16.我悟通了,天下事情什么东西都是空的。我没有见过官位、财富可以绵延不息的。
    千万别把钱当真,钱就是用来玩的,谁有水平,钱就留在身边多玩几天,没有,就少玩几天,反正钱是不会永远留在你身边的。
    17.留给子女的不应是财富,而应该是智慧和人品。
    我最骄傲的事情是那天曹晖接受记者采访说,他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不会像他爸爸那样再培养出第二个曹晖来了。有儿子能这样说话,我是最开心的。
    直到今天,曹晖都不住在家里的别墅,吃住都在工厂,和工人们相处的好极了。我原来培养的团队大家都非常忠于福耀,忠于事业,大家积极性很高地辅佐曹晖做。我对他的接班基本满意。
    18.富豪榜评得不正常,按正常来评的话,曹德旺应该在前面,不在后面。有的他根本就比我差很多,没有钱。人贵在站正坐直,你遵纪守法,拥护跟支持政府,你没有偷税漏税,走私,你怕什么呢?
    创办企业以来,我该缴的税一分不少!我甘愿啊很开心啊,一点也不觉得委屈,因为我赚到完整的人格。
    我没有什么惧怕的,人不做亏心事,就不用怕。但是,也没有什么是不怕的,所以我敬畏法,尊重天下人。个人修行上,就怕自己做得还不够好。
    19.很多人说曹德旺没有读书,他们错了,曹德旺读的书比谁都多,我什么书都读,而且我悟性很高,记性很好。不管多忙,我保持每天还是要读两个小时的书。有钱容易,有思想有境界不容易。
    人生要读两本书,一本是“有字的书”,一本是“无字的书”。有字的书记载着古今中外的故事、案例,你可以借鉴,但千万不要照搬。无字的书就是阅历、能力和见识,我们每天看的电视,跟人相处,两个人的辩论……每件事都是一本书,要懂得从中汲取精华,将其中的学问和过去结合,这才叫智慧。
    20.我们要为中国人做一片自己的汽车玻璃,这片玻璃要代表中国人走向世界,展示中国人的智慧,在国际舞台上与外国人竞争。
    兴邦强国从我做起,我们国家13亿人,如果只要有5%的人能够从心里头喊出这句话,国家就有希望。
    21.我的玻璃可以装在奔驰、宾利车上,你说质量好不好?
    22.二十多年来,在十几个省办厂,我从没向任何官员和银行送过一盒月饼。以人格做事。
    23.几十年来,我每天工作16个小时,没有休息日。 每天早上四五点钟起来,晚上十二点睡觉,连生病都没时间。20多年来,我都是昏天黑地过日子,没有看过一次电影,没有休过一次周末。为什么要扎根在这么苦的制造业?因为这是我的责任,我的“苦”没有白费,我们证明了“中国制造”一样可以成为世界一流产品、国际知名品牌。
    24.我不做房地产、不开矿、不做娱乐业,我做的是制造业。我每年为国家创造了大量的外汇,而且缴纳了高额的税收。在这种情况下,我很自豪自己能够赚那么多钱(一年利税数十亿)。我所赚的钱,没有走私、没有逃税、没有官商勾结、没有坑蒙拐骗。
    资金来源非常干净,经得起大家推敲。因为我信佛,提倡的是持戒。因此,你看我每一分钱的出处,我的每一个举动都可以做到可圈可点。
    25.几十年以来我们都没有真正的“产品”,要说有,就只是房地产。现今房地产问题已经不可回避,一些短期的调控政策并不是解决问题,而是把问题往后压,往后压的后果会更不可控制。
    我们应该面对这个现实,下决心要调整,再这样做下去的话会亡国。留一点饭给子孙吃,留一条路给子孙走。
    希望国人能冷静一点,多做一些能够持续发展的事。
    26.(反倾销)他美国人拳头大,就可以欺负我哪?我就把事情捅大,让全世界来评评理!就是倾家荡产,我也跟他干! 花再多的钱也不在乎,但中国人的骨气不能不在乎。打,一定要打赢!
    打反倾销官司时,开始很多人都很同情我,我说你千万不要同情我,曹德旺活的很潇洒,我在和世界500强打官司,是和美国政府打官司,不是和街边卖菜的打官司。
    27.我不能让我的员工在家等死,07年北京公司有个实习生田军得了白血病,他还不是我们正式员工,我为他花了一百多万,至于能不能治好,就看他的造化了。
    在福耀,不仅是员工,就连员工直系亲属有困难,我们也会帮忙。
    28.福耀的现金分红早已超过募集资金,而且是翻几番!福耀就是要用这种与众不同的方式,来告诉天下人我们是一家值得全社会信赖的真正的优质公司,这才是福耀的价值所在,才是中国股市健康发展的希望。试想如果中国上市公司都这么做,现今中国股市还会是这个样子吗?中国股市对中国经济的贡献将绝对比现今大得多!
    29.福耀,是中国人的福耀,不是我曹德旺的福耀。
    如果只是为了一点钱,我们就不必这么努力,我们为的是一片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汽车玻璃,树世界级的行业典范。
    30.我宁愿把钱捐出去,我也不做房地产,金融,我不为钱,我捐了八九十亿给中国,我赚的钱也是捐掉。为什么拿我跟房地产商比呢?我是实业家,对那些为了钱的人不屑一顾。
    30.人要讲奉献精神,学而优则仕,仕不是指当官,而是讲奉献。你们都认为我这是高调,我是真的这么认为,你把这些话都记下来,等到我九十多岁的时候来核对,看我是不是这么做的。
    31.尽管捐了几十亿的钱,但我认为自己是企业家不是慈善家。财富只是我在马路边捡到的东西,按照佛教提倡的精神,跟大家共享一下。佛教是我的灵魂。
    32.做慈善不是富人的专利。做慈善要量力而行,我捐几十个亿,和你们拿工资的人捐几千块是一样的,因为你已经尽力了。即便没有钱,你还可能给人以笑容,展示你的同情心,对地位比你低的人客气点。
    比如说,有个穷人偷了超市的面包被老板抓住了,这时如果你在场,掏出5块钱对老板说:“这个面包我买下了,你就放他走吧!”这也是一种慈善行为。
    33.要做事先做人。我每次出差欧洲,第一站肯定是去圣戈班,看望他们的总裁,双方友谊非同寻常。即便是对手,你也应该尊重他。做生意不像别人想的那样你死我活,乘人之危,那你肯定死。到处坑人家,你肯定会死在人家手上。
    34.我几十年如一日,和任何人都是平等交流的。包括官员、记者和乞丐。并教育自己的员工,不要瞧不起乞丐。 人要该进的进,该退的退,向权贵千万不要低头,向位置比我低的人,千万不要跟他们硬。众生平等,慈悲为怀。
    我在办公室看文件,不管是中央文件,还是边远山区给我的信件,一样的对待,这就是众生平等的意义。
    35.《巴黎圣母院》对我影响很大。这本书的主题思想是最贫贱的人最真实、最朴素,你别看一些人,他们人模狗样的,最贫困最底层的人,他的情感是最淳朴最真实的,人格是最完美的。(艾丝美拉达和卡西莫多)这两个人的人格是我的追求。
    36.我最快乐的时候是在我穷的时期,什么地方都可以去,什么话都可以讲,无拘无束,因为你不会有什么影响,接下来我就觉得不好玩了。
    37.《好了歌》你能背吗?“世人都说神仙好……。”(扳着手指头背了一遍)它给我感触很深,一切都是假的,什么都是空的。你知道我大脑里面会浮出什么东西,我经常幻想自己漫步在夕阳西下时的荒漠上,一个人孤独地走着。如果企业家只懂得赚钱,不致力于提高自己的修养,充其量只是富豪。
    38.我修庙盖寺是为了弘法,我认为中国人需要一个宗教和灵魂。人一定要有信仰,信什么都可以,就怕什么都不信。
    39.“如果只许你带走屋里的一样东西,你会带什么?” 曹老沉吟片刻,抬头说:“《金刚经》”。
    40.记者采访我说最近有很多企业家移民海外。我跟他讲你不要担心,选择移民的都不是企业家,他是小老板;真正成家的、有抱负的,他不会移民,他是人物他必须向历史负责。
    我再说一次,我70岁了,几十年奋斗的结晶,我不会不守晚节。我的根在中国,做一个真正有理性的人,他必须坚守中国这个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