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户名: 密码:  

     

     
    佛教的传来

     发布时间:2017-11-15 浏览次数:847


       佛教的传来
    ——东亚佛教传播简史
          [日] 鎌田茂雄
               宋立道译
               目 录
    第一章 酷热的沙漠通道………………………… 3
    第二章 佛法之炽热寻求………………………… 13
    第三章 石窟之净土佛国………………………… 23
    第四章 南朝四百八十寺………………………… 35
    第五章 末法思想的忧虑………………………… 44
    第六章 天台教学之圣地………………………… 55
    第七章 无限的华严风光………………………… 63
    第八章 回溯密教的源头………………………… 73
    第九章 禅门诸流竞异彩………………………… 83
    第十章 佛教的东来泽润………………………… 94
    终 章 东北亚佛教交流………………………… 106
    附 录
    后记(旧文重刊)…………………………………… 111
    地图
    年表


         第一章 酷热的沙漠通道   两条路线——陆路与海路

       古代的亚洲有中国与印度两大文化圈。两个文化圈从看都同处亚洲大陆内
    部。两大内陆间被青藏高原和喜马拉雅山所隔断。因此形成了性质各异的文化圈。
    两者之间气候与风土自然条件各异,人种、语言、风俗、惯习和社会结构也都不
    同,区别甚为显著。远在公元前 2500-1500 年前,印度形成了印度河流域的文明,
    中国的黄河流域也形成了仰韶与龙山文明。至公元前 1500 顷,印度出现吠陀文
    明。相对于吠陀文明的繁荣,中国黄河流域出现了发达的殷商文明。印度佛教创
    立者释迦牟尼活跃在公元前 500-400 年间,其时正是中国的春秋战国时代——孔
    子和老子所开启的诸多思想家层出不穷而百家争鸣的年代。
    到公元前 2 世纪末,两相阻隔的两种文化看见了开展交流的曙光。这个期间,
    原先横断期间的中亚交通打开了。西汉的武帝(前 141-前 87)为对付不断侵扰
    的匈奴,派遣张骞出使大月氏国。张骞在途中被匈奴捉住囚禁了十余年,最终逃
    脱来到大月氏,以后又经康居(Samargan)回到长安(前 126 年)。张骞归来以
    后提供的报告,促使汉武帝下决心,派卫青与霍去病为追讨将军以讨伐匈奴。在
    自河西走廊开始而到西域各国的通道上沿途设置了政治军事的据点。这样一来,
    作为中国汉朝经略西域的成果,开通了西起罗马帝国东至中国长安的丝绸之路,
    扩大了经东西交通渠道的商业贸易。
       佛教因此也沿着这条商业道路自西北印度而经今天的阿富汗、巴基斯坦,跟
    着那些商旅队伍逐步来到中国。与当时在印度的其他宗教——除了早已深入民众
    的印度教,还有才兴起的耆那教,以及各种各样的印度宗教,佛教其实只能算是
    旁系的宗教。但它先在经过中亚流布而再传到中国。这一点是历史的偶然,佛教
    对于当时的民族以及阶级,都有着强大的潜力,这种潜力来自它的思想力量。
    佛教不仅仅从西北印度向中亚各处传播,它也从东南印度迂回马来半岛,经
    南海地区而进至扶南(越南南部柬埔寨)、南越(从越南北部到中国的广东福建
    等地区),再进入华南。一方面有外国僧人渡来传教,另一方面也有中国僧人如
    朱士行这样的走出去,开启了中国人西行取经的事业。法显、玄奘、义净或西行
    求法或巡礼圣跡,他们不畏艰险,经年累月在异域居停游学,通过文化交流的积
    累之功,使佛教在文化完全异质的中国传播开来。
    从印度来到中国有陆上与海上两条路线。所谓 海路指从印度或者锡兰启程,
    绕过马来半岛与苏门答腊,横过中南半岛以南的海面,进入南中国海而抵达广州。
    循这条航路的有例如梁代来中国的大翻译家真谛三藏(499-569)。他从海上来广
    州登陆,然后北上至当时的梁都建 康(南京)。而比玄奘(602-664)早 200 年
    到印度的法显(339?-402?),也是取道海路锡兰而回到中国的。再后来的义净
    (635-713)法师,深慕法显与玄奘的西行求法业绩,往西天的求法也是走的是
    以广州为起点的海道。他的天竺记行,形之于笔墨便是《大唐南海寄归内法传》。
    当时循南海海路往印度巡礼圣跡的中国僧人,为数颇多。另外,从 5 世纪初开始,
    自朝鲜半岛往南海也开启了海上交通。印度僧人来南中国海,新罗僧人自海上往
    印度,也都不乏其例。
    4
       至于去往印度的陆上通道,最具代表性的有所谓西域南道与西域北道。所谓
    西域南道。起塔里木盆地西端的喀什,从那里南下,经莎车、和田,过楼兰,穿
    越名为白龙堆的险恶通道,再从阳关至敦煌。相对于这条路便是西域北道。北道
    指的是起自喀什、往东进至塔里木北缘的诸绿洲,若库车、焉耆而过吐鲁番,再
    回到敦煌这条线上。
       西域北道经过天山南麓,故称天山南路,相对的还有一条天山北路,即经过
    今天新疆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市的天山北麓的通道。这一条道正是法显当初去往
    天竺时所走的道。法显是出敦煌经米兰而抵达焉耆的,并未进至库车取道塔克拉
    玛干沙漠南下,而是出西域南道的和田,经若羌(叶尔羌)后进入西北印度。这
    条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南北向途径非常险恶。关于它的描写,取自法显的《佛国记》:
    沙漠中多有恶魔热风,遇触则死,一无全者。上无飞鸟,下无走兽,极目遍
    望,欲求度处,拟无所知,但以死人骨为标识。
    塔克拉玛干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大沙漠。夏则炎热灼人,冬天严寒凛烈,其
    地甚为严酷,它的西部是冰川和冰雪覆盖的帕米尔高原(葱岭),高山峻岭绵延
    不断。交通状况非常恶劣。中西的陆上通道如此危险,西来梵僧,东往华僧,以
    身犯险,九死之旅,可想而知。

        在天山山脉和昆仑山脉之间的塔里木盆地,沿盆地边缘分布着一些绿洲,这
    是古代西域一些城邑国家的赖以生存的环境。佛教传来以后,在这些国家受到尊
    奉,并且自西而东向中国内地传播。因此,丝绸之路也就是佛教传递的道路。
    这里我们稍微介绍一下那些佛教曾经繁荣的沙漠绿洲中的城邑国家。首先是
    楼兰。它处在西域南道的最东端。公元前 130-前 120 年时,它是有名的佛教王国。
    到公元前 77 年以后,楼兰的名字湮没不闻了。这个古国的存在有若梦幻,仅仅
    存世数十年。其次,这个国家又叫鄯善。《汉书·西域传》中这样记载说:
    鄯善,本名楼兰,其王治在扜泥城。去阳关千六百里,去长安六千一百里,
    户千五百七十。
        该地在公元二三世纪之交,贵霜王朝的移民迁入。流行的是印度文化和语言。
    这个地域,东起罗布泊的楼兰(Kronaina)西至尼雅古城遗址,是一个东西跨越
    900 公里的大国。该国的尼雅城、兰城(Endere,斯坦因认为就是吐火罗)、米兰、
    楼兰都是较大的重要绿洲,如今仍然可以看到高大的佛塔遗址。米兰尚有 14 处
    古代寺院遗址。遗址中遗留下来的壁画,有名的当算上面的带翅的天使像以及希
    腊风格的男女人像。这说明米兰同西方的犍陀罗国甚至更西的世界都有文化联
    系。法显在 5 世纪初去往天竺的途中,曾经访问过这里,他记叙说“彼国王奉佛
    法,僧人凡有四千人。”
        同在西域南道的于阗国,地理位置最接近西北印度。估计犍陀罗佛教最初东
    传时第一站就是这里。据传阿育王的太子,名叫法益的,被其继母挖去双眼,逃
    至和田(《阿育王息坏目因缘经》符秦昙摩难提译)。据玄奘《大唐西域记》卷十
    二,公元前一世纪左右,有僧人从迦湿弥罗来,教于阗国王以佛法。在此建伽蓝,
    佛教因以传焉。
        此于阗国大乘佛法兴盛。法显于五世纪初来此,他记叙道:此国人丰。皆奉
    5
        佛法,以法相娱乐。僧数万,多学大乘。(《佛国记》亦名《法显传》)此后的于
    阗国因外部入侵而国势衰颓,至七八世纪时再有复兴。其状况可见玄奘《大唐西
    域记》,记叙甚详。
    西域北道的佛教文化
       石窟艺术经西域北道而传来。沿北道的主要国家有疏勒、龟兹与高昌。关于
    佉沙(噶什噶尔,法显称为竭叉,汉魏文献称沙勒,《西域记》称佉浙江省——
    译者)的佛教,玄奘《大唐西域记》卷十二上说“伽蓝数百所,僧徒炎数万余人,
    修学小乘说一切有部。”以是知该国盛行小乘佛教。此地地处塔里木盆地之最西
    端,因之也最早受到伊斯兰教的影响,今存之佛教遗址均受到破坏。今天仅存有
    三仙洞以及罕奈(Hannai)佛塔遗跡。龟兹之位置在西域北道中间,国都为库车,
    北道上最大的城邑,交流、经济与军事的要冲。古时此国佛教盛大。库车附近的
    克孜尔千佛洞是西域地区最大的佛教石窟,其他的石窟还有库木吐拉
      (Kumutola)、克孜尔尕哈(Kuzurgaha)、森木塞姆(Shimdhim)等石窟寺院,
    也都很有名。另外,此地所以享有盛名,还因为对中国初期佛教产生过巨大影响
    的大翻译家鸠摩罗什出生于此。若按玄奘的说法,七世纪初库车曾有佛寺近百余
    所,当时 僧徒达 5 千余人,流行大小乘学。如今地表上已经看不到任何佛寺建
    筑,从遗留的佛教石窟中壁画遗跡来看。这里的文化曾经与来自西边的印度 文
    化与东边的中国文化相交汇。
       吐鲁番是古时候的高昌旧地。据称 384 年佛教即已传来。西域诸国,高昌距
    离中国最近。因此 受汉文化影响很深。造成高昌独特文化的有印度的也有中国
    的文化。高昌国的麴氏时代(499-640)的 140 余年中间是佛教最为繁荣的时期。
    10 世纪以后回鹘人侵入此地,伊斯兰教在这里反复进出,至于今日此地已是伊
    斯兰文化地带。历史上在 17 世纪吐鲁番的佛教已经消失殆尽。
       七世纪时西行印度的玄奘曾经在高昌城中居停月余。市里的高昌国王麴文泰
    在王都供养了玄奘。麴氏失国以后,回鹘人也还是以这里作为都城,到明初,1500
    年中间高昌国一直是丝绸之路上的大城,佛教遗跡甚多。城中有一万多平方米的
    大规模佛寺遗址。遗址中心有印度风格的佛塔,其余还可以见到方形佛塔以及佛
    龛等。佛龛中还有佛像。又吐鲁番之交河故城自汉代到元代都是重要据点。旧城
    遗址显示了八世纪唐朝的遗跡,当时它称作安西都护府。城内有多处佛教寺院遗
    址。城西北的佛遗址中尚有高达十余米的佛塔,其周围有小佛塔环绕。中心佛塔
    沿依稀可辨有佛像痕迹。今天的吐鲁番附近尚留存有一些佛窟,如像僧告木
    (Sengim,今吐鲁番县城东边的三堡——译者)千佛洞、雅尔湖(Yarhoto)千佛洞
    (亦称雅尔和屯千佛洞,在吐鲁番县城西边)等等。这些都是自唐到元时开凿的
    佛窟。但其中最有名的还是克孜尔千佛洞的佛教遗跡(参见第三章)。
    阳关道
      称为阳关的关口,在丝绸之路上,敦煌城西 70 公里处。阳关之有名,以其
    处在玉门关以南。玉门关和阳关都是通往西域的交通要道上的重要关隘。从西域
    北道来的旅人经玉门关进入敦煌,而从西域南道来的旅人则经阳关去往敦煌。今
    6
       天的阳关尚可见到古时候的城塞遗跡,此外又可以见到沙土堆积起来的烽火台遗
    跡。远处是一望无际的千里沙漠。说到阳关唐代诗人王维的诗咏诵到这个地名。
    《送元二使安西》: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如此说来,阳关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关口,它位于中国最西边的边境上。
    这样的沙漠之地,正是当初印度的或者西域的佛教僧人们历尽千辛万苦要想
    穿越的危难之地。但由于深怀要将佛教传来中国的热忱意愿,他们才冒死犯险来
    履此土。《续高僧传》卷二中,达摩笈多这么说道:
        闻支那大国三宝兴盛,同侣一心,属意北来,非惟观其风化,意在利物弘经。
    从文中可以看到,天竺僧人听说中国的佛教兴盛,因此都 想到中国来展其
    作为。这些人来中国的目的不仅仅是瞻礼中国的文化风物,更有弘教传经的意愿。
    顺便说,达摩笈多(?-619)是南天竺人,其历游北印度及西域各地。于开
    皇十年(590)来入长安住大兴善寺。以后在隋炀帝所设的译经场中从事译经。
    他译出的有《摄大乘论》《金刚般若论》等佛典七十二部三十三卷。大约同时期,
    也在长安大兴善寺的译场译经的闍那崛多(523-600)上犍陀罗(北印度)人,
    其历经千辛万苦从鄯善来入长安,住于草堂寺。遇 北周武帝废佛,逃往突厥。
    入隋以后,又搜集佛典随逃亡的北齐僧人重返长安,在大兴善寺译经。
        佛教传来的故事——白马寺(续)
                (佛学著作 翻译交流 共享公益2017·)

                          宋立道  简历   
    1980年代初   硕士生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宗教系修习宗教学、藏传佛教、因明学

    1980年代末   博士生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宗教系修习佛教学、南传佛教

    1990年代初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副编审、编审

    1997年以后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所  研究员

    2003-2006    《佛教文化》主编

    2010-2015    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长(属中国佛教协会)

    现从事佛教研究及国外佛教著作之翻译介绍工作

    著作与译著
    《神圣与世俗——南传佛教国家的政治与宗教》,中国宗教文化出版社,2000

    《传统与现代:变化中的南传佛教世界》,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

    《祇园拾穗——立人自选集》宗教文化出版社,2015

    《从印度佛教到泰国佛教》台湾东大图书公司,2002

    《因明入正理论译释》,佛光出版社,1997

    《佛教逻辑》,舍尔巴茨基原著,商务印书馆,1998

    《大乘佛学》, 舍尔巴茨基原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

    《小乘佛学》, 舍尔巴茨基原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

    《印度和锡兰佛教哲学》,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

    《印度逻辑和原子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