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户名: 密码:  

     
    一把油纸伞撑起悠悠古镇情

     发布时间:2017-6-1 浏览次数:829


     戴望舒的那首《雨巷》中这样写道,“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于是乎,记忆中对油纸伞的初印象在很长的时间里总是与江南、雨中、小巷、丁香花般的姑娘联系在一起,它是一种营造唯美意境中的道具。


     四川泸州分水岭
        四川泸州分水岭乡,青石板铺成的老街,一栋摇摇欲坠的老房子。你很难想象这是被专家誉为“中国民间伞艺的活化石”,也是我国油纸伞行业中唯一的国家级非物质性文化遗产“六福”桐油纸伞的生产地。目前国内仅存的传统油纸伞厂。   
         在四川泸州分水岭乡油纸伞的制作历史悠远,据清光绪八年壬午的史料记载:“泸制(桐油)纸伞,颇为有名。城厢业此者二十余家。崇义分水岭亦多此者,而已分水岭所致最佳。原有美美,现有六福,工作益精巧。”由此可见,追溯于清代始,分水岭油纸伞已是小有名气,且其制作工匠之多,工艺水平之高,使用者之众,都是有案可稽的。按泸州史学界的广泛说法:分水岭油纸伞工艺的使用和传承,至少可以上溯到明代,制作历史超过四百年。

    四川泸州分水岭
        一把油纸伞反复撑收3000次不损坏,清水浸泡24小时不脱骨,伞顶五级风中行走不变形。作为目前国内唯一一把完全保留着全手工制作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泸州油纸伞几乎毫无遗漏地承袭了中国传统的制伞技艺。

           油纸伞的制作过程非常繁琐,全部依赖手工完成。民间有谚语:工序七十二道半,搬进搬出不肖算。大致来讲,分成如下几步:1.号竹:即选竹;2.做骨架:削伞骨,并进行水浸、日光晾晒等必要的技术处理,然后钻孔、拼架、穿线、串联伞柄伞头制成骨架。3.上伞,把裁好的纸粘上骨架,修边、定型,曝晒;4.绘花:于伞面绘上图案 ,晒干;5.上油:最后在伞面刷上熟桐油,待完全干后就可以使用了。
        近百道工序全手工操作,从削竹到绘制图案都是全手工,没有使用机器。材质也固守传统,为的是保持其古法天成的韵味,不使其沦于工业化。比如伞托,必须是从大山里砍伐下来的通木。制作工具也历史悠久,品质控制严格,要求“四沟”平整不露接头、“牙子”不露口,“胚子”、“托子”不露“猪鼻孔”,涂桐油也要求均匀。伞面绘制也很讲究主要取材于传统民间题材。                            

    古老的石头印刷机

    四川泸州分水岭
         “六福”油纸伞即是取自第六代传承人毕六福的名,更有它吉祥如意之寓意。用传统的龙凤吉祥等图案寓意夫妻恩爱家庭和睦,主色调以大红寓意红红火火的美好之意,可以从此间窥探出制作者对美好生活的无限给予,并透着它丰富的文化内涵:油纸与“有子”谐音,寓意多子多福;传统婚礼上,新娘出嫁下轿时,媒婆会用红色油纸伞遮着新娘以作避邪;伞架为竹,寓意节节高升;外形为圆,寓美满团圆;桐油,在民间具有镇宅辟邪的作用。
        中国桐油纸伞,最早作为生活必需品,雨具被人类使用了上千年的历史,亦传至亚洲各地如日本、朝鲜、越南、台湾、琉球、泰国、老挝等地,并在各地发展出具有当地特色的油纸伞。随着大陆客家人迁移至台湾定居,也令中式油纸伞在台湾生根发展;在日本传统婚礼上,新娘也会被红色油纸伞遮着。老人喜好象征长寿的紫色伞,送葬时则要用白色伞;日本传统舞蹈也会以油纸伞作道具,茶道表演时有的要用“番伞”。

     四川泸州分水岭
         随着现代工业的迅速发展,在国内,桐油纸伞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难寻影踪,而今六福油纸伞作为具有观赏及收藏价值的文化艺术产品,依然名扬天下,但,它依然存在和其他非物质文化遗产民间手工技艺一样的困境。
    两度被上海吉尼斯世界纪录总部注并发出入围参评函的中国伞王毕六福,作为分水油纸伞手工坊的厂长,毕家油纸伞第六代传人、中国唯一的手工油纸伞代表性传人,他以他的执着与坚守,并誓将这项制伞工艺传承下去,“六福”已成为中国桐油纸伞最后的守望者!
    关于伞的故事,我们可以如数家珍。《白蛇传》中,在西湖断桥处作了许仙与白娘子媒人的那柄红伞,以及在戴望舒的《雨巷》中,被那个“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手中撑着的油纸伞,最给人以美好浪漫的印象。前些年春晚的歌舞《小城雨巷》中,那唯美的雨巷布景中,舞动的油纸伞,曼妙的身影,一直以来都觉得那是最完美的画面。其实,每个人的心理,是不是都有一把雨伞的故事,古香古色的老伞,会不会勾起你的某些回忆和思绪呢?伞也是很好的礼物,油纸对有子的谐音,遮风避雨的特性,以及古代书生随身必备的旧伞,送给父母、朋友、恋人,还有苦苦学习的孩子们,都是不错的礼物。油纸伞,看似柔弱,但它筋骨刚健,遮风挡雨,毫无怨言;伞的性格,我们的性格,是否会找到一些共鸣。
      头脑里翻滚着这些伞中的故事与民俗,拿起一把大红伞,反复端详着,突然觉得那时候才理解什么叫“爱不释手”,也不知道是伞本身的美丽,还是这精致的工艺,还是这里面的故事把我吸引住了。徜徉在古老略显破旧的街道上,旧房子,石板路,前夜的雨迹还未干,雨后的小镇,幽静宁谧。灰蒙蒙的天空,湿湿的石路,老老的房屋,握着油纸伞,行走间,不禁默默地念起了戴望舒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来源BY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