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户名: 密码:  

     
    中国十雅,高山流水,抚琴赋诗

     发布时间:2019-1-29 浏览次数:218


    知音乐琴、谋者善棋、学者习书、雅者擅画、诚者治印;
    文者吟诗、动者喜酒、隐者莳花、静者知香、清者礼茶。
    “琴棋书画印,诗酒花香茶”,为中国人十雅,
    十雅展示古代文人雅士风雅、韵味的生活美学,
    在中国历史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被历代文人雅士所追捧,
    常三五好友,聚于高山流水之间,
    品茗谈志,抚琴赋诗,尽显中国文人之风雅。

    一、抚琴
    众器之中,琴德最优
    琴为圣贤、君子之器。嵇康云:『众器之中,琴德最优』。白居易有诗:『本性好丝桐,尘机闻即空。一声来耳里,万事离心中』。
    宋代《琴论》云:『攻琴如参禅,岁月磨练,瞥然省悟,则无所不通,纵横妙用而尝若有余』。明代李贽续而言之:『声音之道可与禅通』。在当下的生活中,尚能抚琴一曲,乃是最为快乐之事,也是涵养精、神、性情的最佳途径。宋代《琴论》云:“攻琴如参禅,岁月磨练,瞥然省悟,则无所不通,纵横妙用而尝若有余”。明代李贽续而言之:“声音之道可与禅通”。在当下的生活中,尚能抚琴一曲,乃是最为快乐之事。
     


    魏晋大琴家嵇康在《养生论》中云:“更宜调息静心,常如冰雪在心,炎热亦于吾心少减,不可以热为热,更生热矣。”这就是所谓“心静自然凉”,是夏季养生法中的精神调养。

    陶渊明不会弹琴,也要长年在家中放一把无弦琴,每逢酒酣意适,轻轻抚摸,无声胜有声,也不失为一种寄托。
    二、对弈
    闲敲棋子落灯花
    “不为无用之事,何以遣此有涯之生”。在古代,有学识地位的人,用下棋来消遣娱乐,他们同时也锻炼了全局考虑的能力,增强自己的谋略,所以闹市茶寮之中,常有有闲人士下棋消遣。

    笠翁《闲情偶寄》有云:“弈棋不如观棋,因观者无得失心”。观棋是有趣的事,如看斗牛、斗鸡、斗蟋蟀一般。但是观棋也有难过之处,观棋不语是一种痛苦。喉间硬是痒得出奇,思一吐为快。

    南北朝时期玄学兴起,导致文人学士以尚清谈为荣,因而弈风更盛,下围棋被称为"手谈"。上层统治者也无不雅好弈棋,他们以棋设官,建立"棋品"制度,对有一定水平的"棋士",授予与棋艺相当的"品格"(等级)。当时的棋艺分为九品,日本围棋分为"九段"即源于此。
    三、读书
    有书真富贵 无事小神仙
    古语有云:“有书真富贵,无事小神仙”,闲人读闲书,可堪比上界真人,仙福无边矣。
    故金圣叹有言:“红袖添香读闲书,乃人生一大乐事也”。古人早已看透人生之大道,将清心涵养视作对自己生命最大的成全。

    古人有云:“人之气质,由于天生,本难改变,惟读书则可变化气质。”又云:“吾辈读书,只有两件事,一者进德之事,一者修业之事。” 
    以前虽明字义,但践行的少,视如不见。后历经世事磨练,终信之不疑,以读书为第一乐事。
    四、赏画
    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
    一个文雅的书房,常以字画明志。字画在中国人的书房里起着画龙点睛的作用。灵秀淡雅、淋漓悠远的山水,表明心胸豁达;清秀灵动的花鸟,又示自己富于情趣;警句格言的牌匾,则句句点醒人心。能使人的心境沉入到艺术的氛围中受熏陶,使人生增长见识之余,又心旷神怡,是心病的“精神疗法”。
    赏画历来就是一种高雅的享受,可以陶冶情操,健康身心。要说赏画是良药,恐怕就会令人难以置信了。其实,赏画治病,古今有之。唐人王摩诘诗云:“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古人作画,一支笔,一张宣纸,纵横恣肆,写意流畅。

     

    古人作画,皆有深意,运思落笔,莫不各有所主。况名下无虚士,相传既久,必有过人处。
    今人赏画,不经师授,不阅记录,但合其意者为佳,不合其意者为不佳,及问其如何是佳,则茫然失对。
    五、制印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中国印源于周朝,秦代便有了玺、印之分,皇帝所用的称为“玺”。 最早的玉玺是由世上著名的“和氏璧”雕成,“玺”即代表印信,被历朝历代是皇权尊贵的象征,成为了我国历史与文化不断向前发展的见证。
    篆刻制印是历代文人的高雅情致,乃古雅之事,印玺巧妙地将绘画、书法、雕刻等艺术融于一体,在方寸之间即有乾坤,在字画落款上所钤刻印章是的鉴名家真迹的最可靠方法。
     

    六、赋诗
    修身当先学诗,立身则要学礼
    余秋雨说:“生为中国人,一辈子要承受数不尽的苦恼、愤怒和无聊。但是,有几个因素使我不忍离开,甚至愿意下辈子还投生中国。其中一个,就是唐诗。”

    修身当先学诗,诗歌是开发人性、人心的根本,诗词表现生活和精神世界,有韵律而富有感情色彩。
    不论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失落,还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得意,也会惊觉古诗道出的都是千年后此刻的感受,都是穿越千年,人心与人心的照面。
    七、酌酒
    醉里乾坤大 壶中日月长
    在中国,酒神精神以道家哲学为源头。庄周主张,物我合一,天人合一,齐一生死。庄子宁愿做自由的在烂泥塘里摇头摆尾的乌龟,而不做受人束缚的昂头阔步的千里马。追求绝对自由、忘却生死利禄及荣辱,是中国酒神精神的精髓所在。
    古语云:“饮酒者,乃学问之事,非饮食之事也”,又说:“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这是酌酒的浪漫。古今智者,大多是从一醉方休的境界中认识世界,彻悟人生,修炼自己的品性。

    惠风和畅、茂林修竹之间,他们或袒胸露臂,或醉意朦胧,魏晋名士们洒笑山林,旷达萧散。他们饮的不止是酒,而是乱世中,那一种不受拘束。

    八、莳花
    侍花如侣 读花如人
    花,难觅归鸿暮霭霞。蒹葭白,绮梦飞天涯。莳花即栽花。花非花而胜似伴侣,乃爱花者至高浪漫。
    清代名士朱锡绶曾以花卉喻女子:菊,才女之善文章者也;荼蘼,善谈禅者也;芍药,名土之妇也;莲,名士之女也,惟兰为绝代美人……

    宋代诗人林和靖,用如今的话来说可算“地道花痴”。他长住山上,终身不做官,不娶妻不生子,只在住处周围种满梅花,终生与花及一只白鹤为伴,后人称“梅妻鹤子”。
    九、焚香
    一炷烟中得意 九衢尘里偷闲
    如果世界过于喧嚣,让人静下来的方法也有许多种。有人觉得走进山林听山间风过就能安静下来,有人觉得独饮一壶茶也能让人身心安静。而有人则喜欢焚一缕馨香,在呼吸间抚平心中的烦乱,当下便拥有内心的宁静。
    苏轼的大弟子黄庭坚就是一个“香癖”,他说:香可净气。闲来无事,最爱找个精致的小铜炉,在香几燃起一炷香,闭目静坐。无论是官场归来急需去浊存清,还是提笔作诗期待灵感涌现,或是独处需要六根清净,一抹香气,足矣。
    品香未必要焚,今人可以带香包,喷香水,但焚香带来的缥缈意境,总是能让人心甘放下俗务,坐定,沉浸,一心一意超然物外。

    十、品茗
    淡中有味 点茶三昧
    “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中国人饮茶,注重一个“品”字。“品茶”不但是鉴别茶的优劣,也带有神思遐想和领略饮茶情趣之意。

    在百忙之中泡上一壶浓茶,择雅静之处,自斟自饮,可以涤烦益思、振奋精神,也可以细啜慢饮,达到美的享受。

    茶无贫富,也无贵贱,可以素朴简约,也可以堂皇精致,大俗大雅,尽在日常点滴之中。是以茶解渴清心,还是以茶明性修行,表达了每个人对茶的不同态度,其实境界各异,谈不上高下分别,每个人在茶中都有自己的诉求与安顿,能否得道,全凭悟性。

    苏东坡曾赋诗一首“道人晓出南屏山,来试点茶三昧手。忽惊午盏兔毫斑,打作春瓮鹅儿酒”。“三昧”,来自梵语samadhi,意思是止息杂念,心神平静。这种静水流深式的参悟,是禅,也是人生况味。

    小结
     


    古人留下的智慧,提醒着我们虽处于物欲横流的时代,也得多一些闲情雅致。今世人趋名于朝,趋利于野,而天下竟为浊鄙不醒。惟愿你我皆可以「琴棋书画印,诗酒花香茶」作为涵养自我的种子,穿越千年芳华,以至高的风雅自醒于世。